站内搜索:
 
 
 
 

 
 
 
 
那些正在走进历史的铁路岗位
2018-3-12 16:56:41


      记者在2018年春运采访中发现,铁路上的许多岗位和分工已成为过去。但是,也有许多新岗位新分工在出现,铁路人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服务旅客的热情在变迁中延续。
  51岁的镇江火车站老广播员谢咏红,马上要退休了。但比她更早退休的是“车站广播员”这个岗位。综控室的文字语音转换设备替代了人工广播,谢咏红在退休前转岗为一名客运员。“现在,随时把文字输进去就能广播,我们已经跟不上节奏了。”谢咏红有点感慨。她干了20多年广播员,现在负责旅客进站检票,有点怀念口播通知此起彼伏的年代。但广播是车站的指挥系统,车站高效运行,旅客就能快捷出行。这样一想,她对高科技的应用又感到十分自豪。尽管自己的岗位即将消失,58岁南京西站扳道工张洪贵,仍然为自己的工作自豪,“火车没有方向盘,得靠道岔来转弯,没有我们不行。”然而,机器正在取代他们,在华东地区,像南京西站这样的人工道岔已几乎没有。“我们退休,这个岗位也就没了。”张洪贵说,机器道岔严丝合缝,比人工扳道精准,这是行业和时代的进步。“但无论是人工还是机器扳道,有一条是不变的,那就是事业心和责任心。机器背后也是人,更需要责任心的支撑。”49岁的陈恩蔚曾是南京火车站售票窗口的名片,她曾熟背全国铁路营运站点和里程。在人们裹着军大衣通宵排队买票的年代,在陈恩蔚的窗口,往往是乘客报站名的话音未落,车票已经出来了。现在,她的工作是为站里200多台自助售票机增补票卷零钱、处理故障。从点钞卖票的到“剥钢镚儿的”,有人觉得陈恩蔚的工作技术含量下降了。她却认为学会维修机器比背站名难多了,“让200多名‘自助售票员’不掉链子,比我自己卖票卖得快更重要。”
       一些岗位在消失,一些岗位却在不断革新。常州站是沪宁线上的百年老站。在该站后勤中心,锅炉工蒋东兆烧了几十年锅炉,脸都被炉火烤裂皮了。这两年,常州站搞改造,换了全自动的空调设备,蒋师傅操作仪表就能实现温控。这位幕后的铁路工人,几十年来第一次跟在站房候车的乘客一样,享受到空调的冬暖夏凉。南京东车辆段承担着京沪、陇海两大干线及江苏、安徽等地铁路货车的检修。之前,检车员程薇薇每天要上线路、钻车底,用检车锤敲击上万次,只能检查200辆车。现在,依托故障动态图像检测系统,他坐在电脑前就可以看图查故障,一天最多可以检查600辆车。
     2018年春运,“复兴号”高铁列车首次从江苏开往广西。沿线地理环境差异较大,车速变换相对频繁,这让作为高铁“随车医生”的南京动车段的机械师臧常辉压力很大。3个月前,他刚从600多名“和谐号”机械师中脱颖而出,成为“复兴号”的随车机械师。“复兴号”的技术含量更高,许多自故障处置手段需要从头学起。到春运结束,他的工作量也没有减轻。岗位在变,工作要求在变,但服务旅客的责任没有变。58岁的南京电务段信号工韩昌怀,有40多年“路龄”,被同事称为铁路信号史的“活化石”。从路上红绿灯到后台集中调度,信号灯逐渐从轨道上消失,却在后台上一目了然。“体力活儿越来越少,技术活儿越来越多,要学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。”韩昌怀说,铁路对知识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,有知识、有能力才能更好地服务旅客。“岗位变迁彰显了铁路的新时代新气象。”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科技发展和时代进步推动着铁路不断改革升级,从“走得快”到“走得好”,新时代的铁路将不断提升旅客的幸福感、获得感。
     


返回主页

 
地址:上海秣陵路355号3楼(铁道大厦) 地图位置 广告推介
  Copyright 2006-2018上海铁路文化广告发展有限公司设计、版权所有   上海市通信管理局ICP:沪B2-20030112